【師秋瘋說】《心經》開示之二:《心經》抉微

WeChat 圖片_20180116110207.jpg

釋迦牟尼佛傳了三轉**,初轉**講苦集滅道四聖諦,中轉**講般若心經等一切諸法性空。講般若心經時,圓滿百萬福德的佛陀親手敷座後,才開始講心經,為什麼如此慎重呢?釋迦佛能斷障離苦得樂,增長智慧,也是因般若心經而證悟空性才成佛的,因此他非常慎重地來講這部真空妙有的心經。

 

心經講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。色和空之間是個遊戲,為什麼呢?因為一切法收攝回來就是世俗諦跟勝義諦,而色就是世俗諦,空就是勝義諦。離開了世俗諦跟勝義諦,就無法解說一切法,而所有的宗派也都是依此二諦而說。

 

那什麼是世俗諦跟勝義諦呢?以外道來說:神我是勝義諦,神我以外的一切都是世俗諦;而佛教中說一切有部認為:凡是組合的(因緣合和的)都是世俗諦,而組合的極微分子為勝義諦。此分子又分境極微分子及心無分刹那。但唯識宗認為有部宗的說法不對。唯識宗說:相(境)為世俗,空為勝義,所以這個相以世俗來講,都是唯心唯識所變現。

 

那什麼是唯心呢?一般來講外境是存在的,但外境跟心有什麼系?以唯識宗來講:外境絕對不存在,外境都是唯心所變現出來的。比如我們做夢,夢境(喻外境)存在嗎?夢境不可能存在的,但是這個夢境又是怎麼來的呢?都是我們心所變出來的!

(秋寶注:本段以外境如夢,喻一切法乃心所變現。)

 

打個比方,現在我們說這是李先生的書,這是李先生的桌子,但是有一天李先生死了以後,對李先生而言,李先生生前所有的書,所有的相都結束、沒有了。而我秋先生所看到的這些李先生的書啦、桌子啦,都是我秋先生看到的相,跟李先生沒有關係的,因為李先生這一生的相已經結束了。所以外境存不存在,就是用這個比喻來看。

(本段以境為識變,識滅境滅,故說唯識。)

   

今天我們都認為有個共同所見的東西(指外境是存在的),其實絕對沒有一個共同所見的東西,只是假立說是共同的,但事實上絕對沒有一個是共同的。

 

比如一杯水對魚的感受是可以住的屋子,對人來講則是水可以喝,對餓鬼道來講是膿血,對天道而言是個莊嚴寶地,但對修行的瑜伽士來講就是瑪瑪革佛母(水大)。所以六道眾生來看這一杯水,就絕對沒有一個共同的所見,而沒有共同點的原因,乃是因為這些相都是唯心所現的。

(本段一水五見,故說唯心識所變,以上三點明諸法唯識變現。)

 

如此再去研究心的時候,心就是無生、無滅、無來、無去、不增、不減,所以心也等於是空的。但是,現在我們大部分所講的空、空、空,這個空都是不對的,因為我們講的都跟外道一樣。

 

空絕對不是一個相,我們一直講諸法性空,但是還是想成有一個空的相,這就不對了。因為著相存在就不屬於勝義諦,有個空相就只是相似勝義諦。我們寧瑪派來講,一定須要一個相似勝義諦,相似勝義諦等於是無相,真的第一勝義諦絕對不會有相,不會有任何著相。所以要瞭解、體會到空,一定要修行,一定要打坐,一定要進入禪的境界才能瞭解空,否則只是在道理上講空。

 

大圓滿首先講本淨立斷,什麼是本淨呢?本來的本,清淨的淨,本淨就是從我執開始一直到所有的微細念頭,所有的著相全部為清淨叫本淨。本淨也是無法可說,無法可表,達到了這個境界叫本淨勝義諦。

 

世俗諦就是比量(師說:一個是比量,一個是正量),比量所成立的世俗諦,這個是我們都要承認而不可否認的,但是很多學應成中觀的人都將這些否認掉,而否認了這些,根本就無法跟人家言談(無共同的認知)。

 

火是熱的,水是濕的,風是動的,地是堅固的,這些都是事實成立不能否認的,而講這些跟勝義諦也沒有關係。勝義諦歸勝義諦,世俗諦歸世俗諦,但勝義諦跟世俗諦終歸不離,因為不依世俗諦,不得勝義諦;離開世俗諦,找不到一個勝義諦。為什麼這樣講呢?因為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,世俗諦不異勝義諦,勝義諦不異世俗諦,能融會貫通的話,這些意思都是一樣的。有空不二、相空不二、明空不二、色空不二、這些都是舉色法來講而已,意思都是一樣的。

 

相就是世俗諦,空就是勝義諦,相空即是不二,相空不二時,對相的執著也不存在,空也不抵觸(妨礙)色的顯現。在我們寧瑪派來說,相空不二是一個抉擇二諦非常重要殊勝的學說,這些都是重要的關鍵,對初學者而言不一定聽得懂,但聽不懂沒關係,聽久了、想久了,慢慢就能體會到。

 

我建議你們有空多念經,多一點時間理入,多一點時間行入,行入包含懺悔消業障、大禮拜、念誦金剛薩埵、種福田等等,這些因緣都具足的話,有助於理入的瞭解。不這樣的話,只是嘴巴在經典文字上舞蹈,也沒有很大的意義。

 

世俗就是不實的意思,不實等於是空的意思,所以世俗並不是不好,世俗是個好,只因為我們不瞭解世俗,所以才不能證悟空性。你們真的瞭解世俗諦的話,我之前曾寫過一篇文章:“世俗相外,勝義無有,法性無獲,離戲究竟”。世俗諦以外無獲(找不到)一個勝義諦,同樣色以外也無獲(找不到)一個空,空以外也無獲(找不到)一個色。所以,無實的相為世俗,無自性為空,這都只是一個名稱而已。(仁波切亦曾說:有的位子上不鬚生空,空的位子上不鬚生有,如彼日與日光。)

 

從色法到遍智,以這二個名詞玩這個遊戲,一直往上的話,慢慢就會瞭解證入空性,不會玩這個遊戲還是沒有用。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繼續玩下去的話,最後:智即是空,空即是智,智不異空,空不異智。從色法到遍智都是一直玩這個遊戲上去的,反正就是一種不讓你偏差,站在中間就對了,而般若心經最重要的關鍵也就是這個。

 

秋瘋說   

徒秋寶恭錄 

2007/10/10

 

《心經》講: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。”色空無別,色就是空,一切都是空,沒有一個真的;沒有一個真的裡面、也能生出一切。一切即空,空即一切,意思是一樣的。大家慢慢的去悟,才是正確的。


 

 

 


 

 

《心經》講:“無智亦無得,以無所得故……遠離顛倒夢想,究竟涅槃。”佛希望我們愈信佛就愈不要有得失,但是我們剛開始都是用得失心來信佛。如果是學顯宗的話,佛堂大都只有西方三聖,比較單調一點,要把西方三聖當鬼神來信,沒有這麼容易;如果是學密宗的話,就比較熱鬧,密宗有無數的本尊、無數的護法,像泰國式的佛堂滿天神佛,很熱鬧的感覺。如果把密宗三頭六臂這些本尊當作鬼神來信的話,也信得很開心,花樣也很多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buy 的頭像
abuy

寧瑪巴白玉塔唐佛學會秋瘋傳奇

abu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